白桃桃

一见钟情

     *私心产物,内含小破车
  
      *我只负责甜甜甜

      *澜巍,送给我那磕澜巍的小姐妹♡

         赵云澜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沈巍,从看到他的第一眼他就决定一定要把他追到手,去他妈的性别不性别,他从来没见过一个男的可以长的那么好看,赵云澜向来就是说干就干的人,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第一次见面是在沈巍工作的学校里,那时他们正在办案,结果就碰到了沈巍,赵云澜当时就觉得被击中芳心了。
         ‘’你好,我姓赵,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免贵,姓沈,沈巍。我是这里的老师。‘’
        ‘’沈巍,好名字啊,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线索的话可以直接联系我。‘’赵云澜一边递出自己的名片,一边还不忘臭屁的抛媚眼,身边的大庆觉得都没脸看了。
        ‘’好的,那没什么事我先失陪了,我等下还有课。‘’微微唅礼后沈巍便转身离开了。
         美人就是美人,背影都这么好看,这个人我追定了。走了,死猫。大庆觉得自己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从这天开始之后,沈巍就觉得自己碰到那个叫赵云澜的几率就特别高,他总是能在各种场合碰到他,上班路上,大学校园里,自己的办公室里,课堂上,当赵云澜一周七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的时候,沈巍终于忍无可忍,‘’不知道赵处长一直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之前那起案件也早就结案了吧。‘’
        ‘’对啊。结案了呀,没有案件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吗?‘’赵云澜边说边趴在了沈巍的办公桌上抬眼看着他。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赵云澜毫不遮掩的眼神,沈巍的耳朵染上了漂亮的粉红色。嘻嘻,美人真可爱,想日,这是赵云澜此刻的想法,当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改天我请沈教授吃个饭吧,我们认识也挺久了,再说之前还让你协助办案来着,不知沈教授愿不愿意赏脸啊?!‘’
         ‘’你帮我们学校解决了案件,按理说应当是我请你,是我大意了。‘’
         ‘’诶呀~没事,谁请都一样,我就权当您答应了啊,地点时间我来定,沈教授没意见吧,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但我不太会喝酒,我不能碰酒。‘’
‘’那成,咱喝别的饮料就好,对了,沈教授方便留个电话吗以便联系吗?‘’
         ‘’我没有手机,我不太会用那些电子产品,你有事直接打我办公室座机就好。‘’赵云澜觉得自己的三观收到了冲击,一个高学历的大学教授居然手机都不会用,这难道是反差萌?没到三分钟赵云澜便接受了这个现实还将他自动划入了萌点里面。
        ‘’成,那这样吧,明天你下班我来接你,我们直接去吃饭,您看这样行不?‘’
        ‘’行。‘’
        ‘’那我就不打扰沈教授工作了,明天见。‘’赵云澜乐呵乐呵的离开了沈巍的办公室,觉得拿下沈美人是迟早的事。
因为约到了沈美人,所以第二天赵云澜整个人都很飘,特调处众人很想知道他们老大有看上哪家姑娘了,但又怕被扣工资便暗搓搓的聚在一起讨论。
         ‘’唉~你们说,老大这是又看上哪个女的了,感觉比之前都要高兴。‘’自诩科技界的国民老公林静问道。
         ‘’就上次那个案件的大学教授,哦,还有人家是男的。‘’大庆美滋滋的啃着小鱼干眼都没抬下。
        众人:???
        祝红:妈的死给。
        赵云澜今天穿的特别帅,他觉得自己穿的很帅,还很骚包的喷了香水,他觉得自己简直太完美了,一定会给沈教授留下好印象的。
         当沈教授急匆匆的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赵云澜正在很臭屁的自拍,‘’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有几个学生缠着我问问题,对不起‘’,沈巍眼里满是自责。
         ‘’嗨~没事儿,我也刚来没一会儿,再说……‘’赵云澜急忙住了嘴,他意识到沈巍不是女人,好险,差点就搞砸了。
         ‘’再说???‘’当沈巍抬眼看着赵云澜,眨着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时候,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太他妈可爱了,沈巍的睫毛很长而且又密,眨起来就像扇动的蝴蝶翅膀,赵云澜再次感叹自己捡到宝了。
         ‘’没什么,上车吧。‘’赵云澜这个人喜欢吃辣,所以他把吃饭地点选在了一家火锅店,但又估计沈教授吃不了辣便破例点了鸳鸯锅,一顿饭吃的说开心也开心说无聊也无聊,开心是因为对面坐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沈美人,无聊是因为沈巍这人话实在太少了,基本就是你问他什么他回答什么除此之外什么交流都没有。赵云澜觉得自己脑阔疼,好不容易把人约出来了,他可不想就这么不了了之,于是他便提议在外面稍微逛逛再回去,沈巍没有拒绝。
         入秋后的晚上还是稍微有些凉的,两人并肩在街上走着,不行,好尴尬,赵云澜觉得再不说些什么他就要疯了,他向四周看去,试图找到什么打开话题,酒酿圆子?对了,听处里的人说这家店的酒酿圆子可好吃了,赵云澜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诶~沈教授,我同事说这家店的酒酿圆子很好吃要不要尝尝?!‘’虽说是询问的语气,但还没有征得同意赵云澜便自顾自的买了一份塞到了沈巍手里。
         ‘’你不吃吗?‘’沈巍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这不是看沈教授今晚都没吃什么么,我刚已经吃的很饱了,实在吃不下了。‘’一份话里三分真七分假,那几分是真的那几分是假的让人捉摸不透。
         ‘’那~谢谢。‘’
         走着走着赵云澜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沈巍呢?不是和他并肩走的么,人呢?回过头发现沈巍已经落下好大一段距离了,脚步也有点轻飘飘的,诶哟卧槽!我怎么就忘了,酒酿圆子,他说他不能碰酒的啊!赵云澜快步往回走去。
         ‘’沈教授,你还好吧?‘’那人不知是因为醉了还是被冻到了,双颊红扑扑的着实可爱,‘’啊~云澜~‘’沈巍的眼蒙上一层水汽,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心漏一拍,随即把他手上的酒酿圆子扔进了垃圾桶,直接把人打横抱去了车上。
         ‘’沈巍?沈教授?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赵云澜意识到了你永远无法从一个醉鬼嘴里问出什么有用信息,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赵云澜决定把他先带回自己家。
        当赵云澜把沈巍放到自己床上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体力太差了,就这么点距离他就喘成这样得加强锻炼啊,不然怎么保持自己在沈巍心中的良好形象,帮沈巍盖好被子后他慢慢踱步去厨房倒水喝。
        ‘’好热!‘’赵云澜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被子已经被沈巍踢掉了,原本扣的严严实实的衬衫也被解得差不多,露出大片酥胸,沈巍的皮肤很白,现在因为喝了酒染上了淡淡的粉,整个人充斥着一股情欲的味道。
        诶哟~宝贝,你这是引人犯罪啊,赵云澜觉得自己下腹一紧,但秉承着正人君子决不趁人之危的严谨作风,他将自己的水杯放着认命的去帮忙盖被子,但是当沈巍拉住他,眼神迷离的看着他,朱唇轻启,‘’云澜~别走~‘’那声音软乎乎的,比棉花糖还甜比羽毛还轻,赵云澜觉得自己的理智瞬间崩断,去他妈的正人君子,忍不了了,赵云澜瞬间覆上沈巍的唇,因为刚吃过酒酿圆子竟还残留着一丝甜味,赵云澜觉得沈巍的唇比他之前吻过的任何一个女生的都要软,沈巍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很淡但却仿佛能蛊惑人心,让人无法抗拒,赵云澜的一只手在沈巍敞露的胸膛游走,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握住沈巍的那东西轻轻套弄,沈巍舒服的发出了哼哼声,赵云澜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硬到不行,便自作主张的拉着沈巍的手去抚摸,沈巍也不知是醉了还是说他本来就有这种意思。竟没有抗拒乖乖配合着赵云澜的动作,衣服散乱的扔在床边,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一室春光。
        第二天赵云澜醒的时候,沈巍已经离开了,桌上留了一张便签还有一份用保鲜膜包住的早餐,赵云澜想从那张便签纸上看出沈巍的情绪,可惜完全看不出来,当赵云澜连续三天看着那张便签的时候,大庆忍不住了,便问道,‘’老赵,你们那晚发生什么了吗?我看你好几天都没去找沈教授了。‘’
        ‘’嗯~‘’
        ‘’什么,你把人家上了,卧槽!你也太渣了吧,上了别人都不去关心一下,在家里当窝囊废,你这样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你以为我想啊,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学校说他请假了,他又没电话,我上哪儿找去~‘’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苦。
        ‘’那也总比你窝在家里好‘’,大庆一脸无奈。
        赵云澜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拿上车钥匙准备出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对面的门也正巧开了,赵云澜原地愣了三秒。
        ‘’沈教授?!‘’
        对面的门啪的一下关上了。
        ‘’诶!诶!诶!沈教授!巍巍!小巍!宝贝!你听我解释,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那晚是我的错,你把门打开好不好,我们好好谈谈,我赵云澜绝不是那种上完人就翻脸不认人的那种渣男,宝贝,我会对你负责的!‘’赵云澜在门口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对面的门终于开了,沈巍的脸红的像煮熟的龙虾,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拉进了屋子。
        ‘’嘿嘿~宝贝,我就知道你不忍心把我关门外那么久!‘’沈巍觉得自己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他不是不忍心,他只是怕他再不开门某人就要把那晚他们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他好歹也是个大学教授,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沈巍,我为我那晚的行为向你正式道歉‘’,突然正经起来的赵云澜沈巍有点接受不了一下子,‘’我这几天在家深刻反思了,我不该趁人之危的,你要打要骂我都悉听尊便,我要对我的行为负责,所以我决定娶你,当然你要是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噗嗤~沈巍轻笑了一下,‘’那晚我没醉。‘’
       ‘’啥?!‘’赵云澜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我说,我没醉,那晚是我自愿的,你不用对我负责了,还有如果你是因为想对我负责而勉为其难的娶我,那还是算了,我不需要。‘’沈巍别扭的转过了头。
        ‘’不勉强,不勉强,我是真喜欢你啊,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赵云澜觉得这大概是他出生以来头一次这么高兴,所以,宝贝,你愿意嫁给我吗?‘’
        ‘’戒指呢?花呢?什么都没准备还敢向我求婚,哼~‘’
        虽然赵云澜被又一次关在了门外,但他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美滋滋的回了自己家,扯着嗓子就对大庆喊,‘’老猫,准备好份子钱吧,老子要结婚了!‘’
         大庆被他这一吼吓得直接摔下了沙发,‘’这就完事了?‘’
         ‘’对啊,不然呢?!我可是赵云澜,有什么事能难倒我。‘’
          大庆看着刚回来的人又打算出门,便问道,‘’你去哪儿?‘’
          ‘’废话,当然是买戒指啰!‘’

评论(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