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桃

所以沈教授最后究竟买没买手机?

*依旧甜甜甜
*巍澜,带一点点楚郭,一发完结
*没错,就是跟着感觉写的

      叮铃铃~闹钟声把赵云澜从梦带回了现实,被打扰了美梦赵云澜一脸嫌弃的关了闹钟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切~明明正到关键时刻呢差一点就能看到沈美人的裸体了,赵云澜在内心暗暗腹诽,不过虽然中途被打断了但他觉得自己还是赚了所以心情超级好,有多好?就是他拿了大庆的高级猫粮给楼下的流浪猫们吃,还顺便帮隔壁张奶奶把垃圾扔了。
      “哟~老大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啊,路上捡到钱了???”这是当赵云澜满面春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并热情的说了早上好之后林静对他的回复。
      “肤浅!像你这种纯情处男是不会懂的!”说完赵云澜便乐呵呵的去自己的位置了。
      林静被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碍于他是领导不能直接骂便忿忿的钻进了自己的实验室。
     “诶?!楚哥,你说为什么赵处心情这么好呀?!”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有时间想这些还不如把你的体格提升一下。”莫名其妙被凶一脸的小锅表示自己很委屈。
     “好啦,小锅,你还小,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去,把上次的案件报告整理一下。”其他人包括祝红都是一副憋笑脸。
     “好的,红姐。”小锅屁颠屁颠的回自己位置开始专心整理起文件。大家一致觉得小锅这孩子真的太好忽悠了。
     “怎么了?怎么聚在一起,赵云澜呢?”
     “啊!沈教授您来了,学校的事忙完了呀!老赵在自己办公室呢。”大庆率先回答了。
     “你们刚刚在笑什么?”
     “没有啊,就老赵来的时候心情特好,我们便稍微讨论了下。”
     “闲聊可以,但不要忘了工作,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说完便向赵云澜办公室走去,众人内心一阵冷汗,心想黑袍大人的威慑力可不是一般。
     “赵云澜,发生什么事了么?大家说你心情很好。”
     “诶呀~沈教授来了呀,嗨~也没啥事,就昨晚做了个美梦,梦到自己中了五百万大奖。”一句话里半分真半分假,是个美梦但中没中奖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哦~看来赵处最近缺钱啊?!”
     “那可不,这世上哪有人会嫌钱多啊,话说沈教授你忙完了学校的事?!”从那个人的面部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信没信,赵云澜害怕会被戳破便转移了话题。
     “嗯,忙完了,我怕你这边出什么事便直接从学校过来了。”
     “出事?!我这儿能有什么事?!这里可是特调处,不过我还是觉得沈教授你备一个手机比较好,那样有什么事就可以直接联系了,也不用您白跑一趟了,你看你平常上课也挺累的,这样的话别人岂不是要说我堂堂镇魂令主欺负人了,您说是吧?!”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会考虑的,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有事你打座机。”
     “行,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哦~”沈巍一脸无语的无视搔首弄姿的赵云澜直接离开了。
     “切~真没情趣。沈巍前脚刚走赵云澜后脚便跟上去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去出外勤”,这是赵云澜消失前留给特调处众人的最后一句话。
     “没什么案子他出什么外勤,绝对有猫腻,不行,我得去看看,小锅,有事找你楚哥,你俩先顶一下”,大庆在小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楚哥~~~~~”
     “喊我干嘛,写你的文件。”小锅巴表示自己很可怜,在目睹楚哥凶完他便专心致志的擦自己的傀儡的时候。
     另一边,大庆一路跟着赵云澜来到了书店,他来书店干嘛?躲在角落的大庆因为太专注思考这个问题而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跟踪目标。
     “你在干嘛?!”
     “我在跟踪赵云澜啊”,说完他就后悔了,转过身来发现自己身后站的就是正主,“嘿嘿,老赵,好巧啊~”
     “巧个屁,诶我说,死猫,你不好好工作跟踪我干嘛,这个月的猫粮减半”。
     “诶~别啊,老赵,我可是猫,好奇是我的本能啊,这是我控制不了的。”
     “那你没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啊,一天到晚不务正业!”
     大庆在心里疯狂吐槽,那我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自己不也不务正业,当然这些都是内心话,“话说,老赵,你来书店干嘛?”
     “你是猪吗?我来书店当然是买书了,你什么表情,我不能读书啊,把你那惊掉下巴表情收起来不然扣你小鱼干。”
     “诶诶诶~别呀~猫粮都减半了再扣小鱼干,还让不让猫活了,老赵,你等等我~”
     大庆跟着赵云澜回了住所,他打开赵云澜买的书的袋子,《怎样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攻略男友的一百种方法》《霸道总裁爱上我》……喵喵喵?大庆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认字了,“我的天哪!老赵,你要干什么,你要攻略谁?!”
     “当然是我的沈美人了,去去去,别碍着我学习”,赵云澜一手端着水一手把大庆从书上拎开。
     “沈教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吧,老赵,沈教授都加入我们特调处多久了你还没把人家拿下,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本喵出手相助啊?”在大庆露出一副你求我啊的嘲讽脸后赵云澜终于忍无可忍的把它从窗台丢了出去。
     苦苦研习了一下午,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快到晚饭时间了,赵云澜觉得书上说的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必须先抓住他的胃很有道理,便打算用自己独特的料理技能将沈巍征服,说干就干,但是在经历第七次把蛋煎糊,第九次搞错调味料的量后,赵云澜开始看清现实,我可能没有料理天赋而且沈巍做的饭那么好吃我根本比不过啊他抓住我的胃还差不多,在认清这一现实后,赵云澜便屁颠屁颠的去敲沈教授的门了。
叮咚~
      “赵云澜,是你啊,有事吗?你身上怎么这么重的油烟味?”沈巍看着面前的人微微皱眉,但又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沈教授啊,我跟你说……”赵云澜毫不掩饰把自家厨房今天下午所要遭受的经历告诉了沈巍。“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错,一定是那些锅啊调料啊的错!他们一定觉得我太帅了不待见我!”当赵云澜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巍只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可爱,他轻笑了下,“以后你想吃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我做给你吃,用不着自己去折腾那些厨具,既然他们不待见你,你也不要碰她们好了。”当沈巍看到赵云澜笑得眼睛都快没了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顺着他讲对了。
     “那我今晚可以来你家吃饭吗?我想吃酸辣土豆丝。”
     “可以啊。”
     “行,那我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这一身油烟味熏死我了。”如果说不要脸的程度可以划分等级的话,赵云澜不要脸的程度大概是最高级。
      当赵云澜把自己收拾干净出现在沈巍家里的时候,沈巍的饭菜也做的差不多了。
     “哇~这么丰盛啊,还有鱼诶!”
     “你先坐,还有个汤,我盛一下。”
     “我说,沈教授你这么好,上得厨房下的厅堂,你这让我怎么舍得放开你啊~”赵·不撩沈巍就难受·云澜
      “别贫了,吃饭,你胃不好,少吃点辣的。”沈巍被撩的红了耳朵。“对了,你说你在厨房折腾了那么久,那你收拾了么?”没等到回复的沈巍抬头便看到赵云澜一脸尬笑,“哎~算了,等下我跟你过去帮你收拾。”
      “哇哦~沈教授,奴家简直太感动了,为了表达谢意,奴家只能以身相许了~”赵云澜一边说一边还拿纸巾作掩面状,结果又一次被沈巍完全无视,“切~真没情趣”,赵云澜在沈巍面无表情的转身去厨房后再一次爆出相同的话,殊不知那人早已红了脸。
       虽然说早就有心里准备了,但当沈巍真正踏进赵云澜的厨房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甚至有点好奇赵云澜是怎么做到把厨房折腾的跟地震过一样的,所以当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赵云澜的时候,赵云澜讪讪的笑道,“那个,沈教授,你说你需要什么,我保证全力配合你!”沈巍觉得留他在这里也只是碍事,便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他打发去商店了,赵云澜出门后沈巍开始正式投入打扫中,沈巍这个人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赵云澜还没回来他便已经打扫完毕,他想着既然打扫完了也不宜久留便打算回自己的家了,路过客厅时不小心碰掉了茶几上的书,当沈巍弯下腰准备捡起来的时候,看到书名,他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握着书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但理智让他乖乖把书放回了原位并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发现,厨房已经回到了他折腾前的样子,他看了眼,沈教授不在,便直接去敲了对面的门。
       “有事吗?”
       “没有啊,就想跟你说声谢谢,沈教授你真的是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就……”
       “不客气,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说完便关上了门,被关在门外的赵云澜一脸懵逼,“诶?我话还没说完呢,这是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么,怎么我出去一趟就成这样了?!”赵云澜一脸无奈的回了自己家,当他看到自己茶几上放的书后才意识哪儿出问题了,心想:坏了,沈巍肯定误会了,这下完了,本来好不容易亲近一点了结果全被自己搞砸了,整个人厌厌的窝在沙发里,干脆放空起来。
       大庆从窗台跳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赵云澜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之前买的书已经全部进了垃圾桶,他蹑手蹑脚的走向自己的猫窝。
       “完了,这下全完了~”赵云澜冷不丁的出声把大庆吓一跳。
       “诶哟~您没睡啊,吓死我了,什么完了啊?!”因为好奇心大庆决定先不计较被赵云澜吓到这件事。赵云澜把今晚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它,完了之后开始仰天长啸。
       “诶哟!多大点事,您直接去找他解释清楚不就行了。”
       “不行,他现在都不听我讲话,而且越解释越黑,那样就真完了。”
       “你们人类真奇怪,我搞不懂。”大庆一边吐槽一边迈着优雅的步子打算进自己的猫窝休息。
       “诶~要不,我直接给他下药吧!生米煮成熟饭,我就不信他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大庆被吓的脚一哆嗦直接从猫爬架上摔了下来,“等等,老赵!你冷静一点,对方可是黑袍使啊,你疯了吧”,大庆连摔得疼不疼姿势丑不丑都顾不上了,现在只想抽赵云澜两耳光让他清醒下。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啊?万一他一冲动跟别的姑娘跑了可怎么办啊!”
        “你以为人家沈教授是你啊,算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本喵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吧!”
        当赵云澜有三天没看到沈巍的时候,他真的开始方了,敲门没人回,打座机被告知不在学校,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应该给沈巍备个手机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呸!不对!最重要的事应该是先把误会解决。
        “大庆那只死猫呢?”当赵云澜一脸戾气的出现在特调处询问大庆在哪里的时候,小郭表示心里很苦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当赵云澜告诉他他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寻找大庆并把它带到他面前的时候小觉郭得自己心里更苦了。
       “诶?!副处,你去哪儿了呀?赵处正找你呢,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你,你小心一点哈”,刚打算出门的小锅迎面就碰上了火急火燎的大庆,他在心里暗搓搓的高兴这份苦差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说完便快速窝回自己的位置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忙吧,我去找老赵。”
       “诶?!小锅巴,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了吗?!”好奇宝宝林静觉得搞清事情的真相是科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赵处让我找副处,他看起来挺生气的,我刚打算去找,副处就回来了,事情就是这样。”小锅巴可怜巴巴。林静觉得自己问了等于白问,但他又没胆子去听墙角,毕竟他那点工资可不禁扣,便灰溜溜的回实验室了。
       “老赵,你找我啊!”
       “死猫,你还有脸回来,我问你,沈教授人呢?”
       “沈教授?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在哪儿呀!”
       “嘿~还嘴硬,那天你说你去找他之后他人就不见了,也不在学校,肯定和你脱不了干系!”
        大庆表示自己心里苦,“我那天去找沈教授帮你解释完之后我就走了,我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那你说你这几天都不回家,是去哪儿了?”
       “干嘛~还不允许猫有私生活啦,我也有我自己的事,你这样胡乱怀疑我,我太冤枉了~”
       “你说你跟沈教授消失的时间那么接近,你又是我知道的见他的最后一只猫,我能不怀疑你么?”
       大庆心里苦但大庆不说,“人家可能有私事呢,说不定他下一秒就会出现在特调处了。”
       “沈教授,您来了呀~我们赵处在办公室里呢!”门外响起小郭的声音。
       大庆:???我也就这么随口一说还真应验了啊。沈巍前脚刚踏进赵云澜办公室,便接住了一个黑色的大毛球,“沈教授你可算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老赵估计要把我做成猫干了,不过现在你回来了,我也算成功洗脱拐走你的罪名了,你俩好好聊,我先走了”,说罢,便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离开了。
        赵云澜觉得现在的气氛很尴尬,沈巍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他被盯着头皮发麻,“嗨,你别听那只死猫瞎说,我赵云澜是那么残忍的人吗?”
       “我这两天回地星了,那边出了点问题,我没来得及通知你。”
       “黑袍大人公务繁忙,能理解,再说您完全没必要跟我汇报啊!我不过……”
       “大庆都跟我说了,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赵云澜发现,沈巍这次从地星回来后就特别喜欢打断别人,“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我配不上你。”
        赵云澜:喵喵喵?“您配不上我?!我没听错吧,按理说应该是我配不上你吧,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黑袍使,而我不过是特调处处长,你说你配不上我?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云澜,我是认真的!”
         沈巍这个人一旦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赵云澜觉得自己被气的脑阔疼,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的说道,“这样吧,沈巍!我就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啊,我当然喜欢你了,可是……”
         “可是什么呀可是,你说你喜欢我,我又喜欢你,那不就成了,搞那么复杂干嘛,而且……”
         “而且什么?”
         “哦,你刚刚的话我都录下来了,现在你反悔也没用了”,赵云澜朝沈巍耀武扬威般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
         “赵云澜,你!”沈巍觉得又气又好笑,他知道赵云澜幼稚起来是谁都拦不住的便也随他去了,心想反正他是不会变心的。
         “我以后每天晚上听一遍沈教授的告白,哈哈哈哈哈”,当赵云澜说出这么欠扁的话的时候沈巍深刻觉得还是把手机毁了比较好。
         “话说,沈教授您还是买个手机吧,这样子太不方便了,万一之后再出现这种情况联系起来也方便,您这次可是让奴家好找啊,奴家还以为您不要人家了,嘤嘤嘤~您要是不买手机那还不如让奴家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
         这是沈巍看到赵云澜那浮夸的演技后的唯一感想,他知道要是自己再不答应估计他会一直演下去,“好了,我知道了,我会买的。”
        “那成,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吧。”
        当赵云澜满面春风的勾着沈巍的胳膊离开特调处的时候,大家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可是冷面无情高高在上的黑袍使大人啊,举止这么亲昵真的没关系?!
        “副处,赵处心情怎么又好了呀?!”勤学好问好学生小郭同学一脸天真的问。
        “哦,沈教授答应买手机了。”大庆表示自己是只品行兼优的好猫,偷听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那为什么他会知道?猜的,猜的,碰巧猜中了而已。

评论(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