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桃

我们结婚吧(全文1W+,一发完结,小甜饼)

设定:脑洞产物,大家都还在,剧版镇魂的人设,人名是我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沈巍觉得最近的赵云澜变得很奇怪,可他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明明两人还是吃住在一起,生活节奏和以前一样,但他总觉得有一些地方不一样。
      这已经是第三天赵云澜没有吃他做的早餐了,沈巍下班回来,看着原封不动呆在桌子上的早餐眼色暗了暗,明明之前还说我做饭好吃想天天都吃,现在却连早餐都不吃了,“唉~”轻声叹息后,沈巍认命的将盘子里的内容物倒进垃圾桶转身进了厨房。
      咔嚓~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沈巍知道是赵云澜回来了,便擦干手上的水从厨房走了出来。
      “赵云澜,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又胃疼了”沈巍一出来便看到赵云澜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你最近都没吃早饭,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小巍~嘻嘻~”赵云澜把脸从抱枕里抬起来,“我吓你呢,我胃病都多久没复发过了。再说了,就没吃几顿早餐而已,不碍事的,死不了。”
      “我不允许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沈巍觉得自己又气又心疼,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晚饭。”
      看着沈巍的背影,赵云澜意识到自己玩笑开大了,他明明知道沈巍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开玩笑的人啊,任何关乎他的事他都会当真,自己脑子短路了吗?赵云澜立刻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追着沈巍去了厨房。
       “沈教授?巍巍?小巍?你今晚要做什么好吃的啊?”赵云澜从后面轻轻环住沈巍的腰。
       “别闹,都是你爱吃的,你先去客厅看电视吧,好了我叫你。”
       赵云澜看着他的沈教授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心情大好,他更不可能乖乖去客厅了,“那沈教授吃饭前要不要先尝一下我啊~”
       一句话从赵云澜的嘴里吐出来,包含着的那三分柔情七分娇嗔使得沈巍手上的动作一僵,“别闹!”沈巍越是拒绝,他赵云澜就越是要撩。
       “哎呀~沈教授,我们都多久没做过了,你就不想我么~”一边说着手却不安分的伸进了沈巍的衣服里,“啊咧?!沈教授?!”
      “这可是你逼我的。”还没反应过来赵云澜便整个人被拦腰抱起,当他被扔到床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别看沈巍他平常总是一副温润如玉,关心学生热爱工作的人民好教师的样子,一旦涉及到这种事整个人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如果说平常的沈巍是小白兔,那现在的沈巍就是霸王龙,看着沈巍发红的眼睛,赵云澜真的想打死刚才的自己,“小巍?巍巍?咱这次轻点行不”赵云澜抱着试探的心里询问沈巍但他发现沈巍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诶?!巍巍,你别撕我衣服啊,我刚穿呢这件衣服!哇!宝贝你可真辣!轻点!轻点!……..”身下的人一直喋喋不休,沈巍粗暴的吻上赵云澜的唇试图堵住他那张说个不停的嘴,热情持久的深吻让赵云澜觉得有点大脑缺氧,“宝贝,停一停,我没法儿呼吸了,”赵云澜很努力地将沈巍推开一点,呼吸顺畅后他看着沈巍的脸,沈巍的眼睛很漂亮像黑曜石一样,赵云澜早就知道了,但不管看多少次都还是觉得好看,“嘻嘻~老婆,你真好看”沈巍密集的吻沿着脖子一路往下,胸部的两颗小粒已被揉搓的充血站立着,“啊~”虽然说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但突如其来的进入还是让赵云澜为之一颤,“乖~放松”沈巍觉得扩张做的差不多了,便将自己的东西插了进去,沈巍的手指很冰但他的那根东西却很烫,赵云澜抑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叫了出来,身下猛烈的撞击让他有点受不住,他不知道沈巍射了多少次也不知道他自己射了多少次,他是被做晕过去的,当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自己的身体也被清洗过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要不是腰部的酸痛感赵云澜都要觉得昨晚其实根本什么都没发生只是一场梦而已,赵云澜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感受到怀里人的动静,沈巍也睁开了眼睛。
       “云澜~我…..”沈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打断。
       “宝贝,你想说什么等下,先接电话。”赵云澜催着沈巍去拿手机,沈巍一脸不情愿的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老赵,又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大庆火急火燎的声音。
       “我是沈巍,你等下我把手机给赵云澜。”
       “啊~沈教授啊,没事,不用了,你就跟老赵说让他赶紧来处里,我们等他。”
  嘟嘟——
       沈巍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情况电话就被挂了,而另一头的大庆则一脸惊魂未定,虽然说他知道赵云澜和沈巍已经同居了,但人家毕竟是黑袍使,光是短短的一两句话,大庆就觉得被压的透不过气来,他觉得他要吃一点小鱼干冷静一下,屁颠屁颠的去找老李了。
       “谁啊?!”
       “大庆!他说让你赶紧回处里,又出事了。”沈巍面无表情的将原话奉告,“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又出事了!”赵云澜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却因动作幅度太猛扯到腰整个人又直直的躺了下去,赵云澜心里苦早知道昨晚就不作了,现在这状态就是他想去也去不了,便干脆闭上眼挺尸。
       “对不起!”
        赵云澜扭过头就看到沈巍站在床边,一副愧疚脸,果然又是这样,这几乎成了每次欢爱后的固定台词,赵云澜每次都想吐槽现在知道道歉那干嘛不当时克制一点,每次都得把我往死里折腾,虽然内心拼命翻白眼但嘴上还是得哄的,自己的老婆自己不疼谁来疼。
       “我说沈教授,你能不能不要一脸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昨晚被折腾的是我但主动撩火的也是我,你用不着跟我道歉的,我也没怪你啊!”
       “云澜,我……”
       “行了,别说了,我们来说正事。”
       虽然沈巍内心还是觉得很对不起赵云澜,但还是决定听他的话先谈正事,“刚刚大庆说又出事了,到底是什么事?”说到正事的沈巍又和刚刚给人的感觉不同了,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也亏赵云澜和他处久了,不然要换做一般人,对于这样的态度转变肯定会措手不及。
“你先扶我起来”沈巍把赵云澜扶了起来又在他腰下放了几个抱枕,赵云澜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开始和沈巍说事情的现状,“前些日子,林家大小姐在婚礼前一晚失踪了,这件事本来是归刑侦部门管的,但突然转到了我们手上,你说这领导下达的命令我们不就只能乖乖执行吗,我们便着手开始调查,就在前天我们接到线报说在西郊的森林出现了一具女尸,当时我们便赶过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就是那位失踪的林家小姐。而且奇怪的是,尸体表面完好无损,也没有什么被虐待的痕迹,如果不是没了呼吸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只是睡着了而已。”
       “睡着了?”
       “对啊,你说奇不奇怪,这年头绑架人要不为了财要不为了色,可这林家小姐却一样都没被夺走,而且她这人虽然是大小姐却一点大小姐脾气都没有,待人都很温柔,平常也没树敌,他杀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你说这林家小姐是在婚礼前一晚失踪的,她身上又没有被施虐的痕迹,身边财物也在,那她有没有可能是自杀?”
       “不可能,自杀的话除了安眠药和安乐死能达到这种效果,但她的体内都没有测出任何一种药物,而且根据她的朋友的说辞,他和她的未婚夫两人很恩爱,这场婚礼是林小姐期待已久的,所以她没可能会自杀。”
      “自杀!他杀!都排除了,所以你怀疑是那边人干的?!”
       “我这也是猜的么,但昨天我们又接到一起报案,死者和林小姐的死状完全相同,巧的是,经我们调查发现这名死者也是婚礼前一晚失踪的。”
       “我知道了,我会去查的。”
       “你去查?你查什么呀?你现在也是特调处的一员,凡事都得和我们共进退,再说了,你把我折腾成这样我铁定是去不了特调处了今天,所以……”
       “所以?”
       “你特命你暂时接手我特调处处长的职务,去领导那帮兔崽子,少年,我看好你哦~”本想耍帅结果却因幅度太大牵扯到腰的赵处长疼的直抽冷气,沈巍看着既心疼又无奈,只能答应他,“行吧,我等下就去处里,我帮你做份吃的放桌上,你再睡会儿,睡醒把它吃了,一定要吃!”沈巍怕他又不吃变再强调了一次。
       “好的,老婆,你真好,爱你。”
       沈巍做好吃的回到房间时,赵云澜已经睡着了,沈巍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在他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便拿着钥匙离开了。
特调处
       “沈教授,您来了呀!老赵呢?!”
       “他身体不太舒服,可能要晚点来,他让我先暂时代理他的职务,之前的几起案件赵云澜已经和我说了,大庆你把最新的这件和我详细的说一下吧。”
       “赵处生病了?他昨天不还生龙活虎的么,怎么一个晚上就…..”
       “小郭,你去实验室喊一下林静。”小郭还想说什么,祝红连忙打断随便找了个理由将他支走了,众人纷纷捏了一把冷汗,还好祝红反应快,不然他们都得被小锅巴害死。
       特调处的所有人到齐了,大庆开始讲案件了,“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报案说,城郊废弃的教堂里出现了一名女尸,身上也没皮外伤,死者脸上也没什么痛苦的表情。”
       “就跟睡着了一样?”
       “对,没错,就是跟睡着了一样。”
       “看来和之前两起案件一样啊,死者的身份确认了吗?”
       “确认了,死者名叫董玥,25岁,龙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还知道其他的么?”
       “目前只有这么点信息。”
       “行,这样吧,老楚小郭你们去拜访一下死者的家属朋友之类的,询问下死者平常的人际交往关系;大庆你和我去一下案发现场看看;林静你再研究下看看这三起案件有没有共同点,明白了吗?”
       “明白。”
       “好,那就各自行动吧,大家注意安全。”
被分到和黑袍大人一组,大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沈教授,老赵说这事可能是地星人干的,你看有可能吗?”
       “一切还没有定论,我们不能胡乱怀疑,这样很容易固化我们的思维。”
       “哦。”大庆从未觉得气氛这么尴尬过,他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猫族,别人见了他都是那种恨不得给他买一辈子小鱼干的样子,可偏偏身边这人就当他不存在一样,要不是还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他都要怀疑这里是不是只有他一只猫了。
       “到了。”
       “啊?!哦。”大庆快步跟了上去。
虽说是个废弃的教堂,但是里面却很干净,干净的有点反常,一人一猫慢慢向里走去。
       “沈。。。”
       “嘘!”沈巍示意大庆不要讲话,本来还觉得没什么的大庆,神经一下子绷紧了,阳光透过四周的玻璃洒落进来,突然一道黑影从窗边闪过,“什么人?”沈巍和大庆急忙追了出去,但外面什么也没有,“回去吧,看来今天是找不到什么了。”沈巍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气息便和大庆离开了。
       “嘻嘻嘻~你们是抓不到我的”
       沈巍和大庆回到特调处的时候,赵云澜正窝在沙发里翻看案件记录。
       “哟~沈教授,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诶呀!赵处,你身体好了呀,您恢复的真快。”楚哥和小郭也回来了,众人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个。
       “我?身体?”赵云澜疑惑的看了眼沈巍立马心领神会,“啊~对啊,我是谁,我恢复的当然快了,好了,不谈我身体了来说说你们调查的怎样了吧。”赵云澜看着那一帮人想笑又不敢笑的憋笑了,心里默默记下等下一定把他们这个月的奖金全扣了。
       “我和小郭去拜访了死者的父母和朋友,这个董玥性格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也不曾与人交恶”老楚把他和小郭得知的信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她有个男朋友,据说马上就要结婚了。”
       “结婚?什么时候?”
       “7月25号。”
       “林静,死者失踪时间知道了吗?”
       “7月24号晚上,就是婚礼前一晚啊!”
       “又是婚礼前一晚!沈教授,大庆你们今天有查到什么吗?”
       “我和大庆去了发现尸体的那个教堂,那里什么都没有,什么气息都感觉不到。”
       “啊!我们当时有看到一个黑影,但我们追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不过也可能使我们看错了。”大庆补充道。
       “什么气息都没有?!那我们怎么查。”赵云澜觉得自己现在心情烦躁,“等等,沈巍你刚刚说你什么气息都感觉不到?”
      “嗯。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虽说那里是个废弃的教堂,但是里面却干净如新,我有感测这是否是黑能量的作用,但我什么都感觉不到,而且不止是黑能量我连海星生命体都无法感觉到,一个地方再废弃,虫子鸟这些生物也总会有的吧。”
      经沈巍这么一说,大庆恍然大悟,“啊对,那里确实安静的过分了,连风声都没有。”
       “林静,我让你查这三名死者是否有共同点,你有什么发现吗?”
       “据我们目前手上的资料,只能知道,这三个人都是婚礼前一晚失踪的且都为女性,她们的死亡地点都是在城郊,死法也是一模一样的,除了这些外没有什么共同点了。”
      “林静,这三名死者的死亡地点分别是什么?”
      “林小姐是在城郊树林,第二名死者是在湖边,而董小   姐是在教堂。”
      “树林,湖畔,教堂?这能有什么联系啊?”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诶呀!这些不都是拍婚纱照的圣地么!”祝红冷不丁的出声吓了大家一跳。
      “祝红,你说什么?”
      “这些都是龙城拍婚纱照的首选地啊,还上过新闻呢。喏~你们看!”祝红将手机递给赵云澜。
      “沈巍!”
      “嗯,这些死者都是准新娘,且死亡地点都是在拍婚纱照的地方,这预示了…..”
      “这预示了,犯人专门挑这些即将成为新娘的女孩下手。”沈巍还没说完便被赵云澜抢先回答了。
      “赵处?为什么啊?犯人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啊?”
      “你问我啊?!”
      “嗯啊!”
      “来,小郭,把耳朵凑近点,”小郭同学一脸期待的把耳朵凑了过去,“我怎么知道!”小郭被吼的一下子愣住了,老楚急忙把人拉倒身边并示意他不要再讲话。
      “不过,现在犯人的作案对象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就可以对症下药。”
     “老赵,你的意思是?”
     “犯人不是专挑准新娘动手么,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赵云澜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啊~老赵,你真聪明,那谁来演那个准新娘?”得意不过三秒的赵云澜被现实这把重锤砸的猝不及防。
     “我们处就两女的,汪徴肯定不行,祝红吗?”
     “不行,祝红肯定不行,我答应过她四叔要好好照顾她的,这要是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可怎么向人家交代。”祝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拒绝了,“再说了,她这两天连维持人形都难,怎么骗过犯人的眼睛。”
     “那你说谁?除了他们俩全是汉子了。”大庆无力吐槽,他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领导。
     “我肯定不行,大庆是只猫也不行,老楚身形不合适,小郭那么胆小也不行,这么排除下来~”
    众人一齐看向了沈巍,沈巍:???
      “不行,我不答应。”
      “沈巍!小巍!巍巍!大宝贝!你就稍微牺牲一下吧,你就权当是为了组织为了革命,好不好?好不好?”
      沈巍不理他,径直走进了厨房,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了睡觉前。
      “宝贝,你真不答应我啊~那就算了”沈巍刚还好奇他怎么就放弃了,结果下句话气得他想骂人,“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我亲自出马了,宝贝如果我除了什么意外或者被人玷污了,你要为我报仇啊,嘤嘤嘤~”
      “我去!我去还不成吗?”虽然知道赵云澜是在演戏,但他还是甘愿上当。
      “天啊!宝贝,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作为奖励,你今晚想怎么玩我都行。”
      “真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赵云澜表示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他想他现在大概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了,躺尸了一上午赵云澜觉得他可以去上班了,便锁好门去了特调处。
       刚进特调处便碰上了小郭,“赵处,您来了呀?咦?!你的腰闪了吗?”小郭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赵云澜,赵云澜觉着要不是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楚恕之望着自家领导越来越黑的脸,连忙拉走了小郭。“楚哥,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小郭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楚哥。
       “没事儿,小郭你就不要纠结了,这种真相对于你来说还太早了。”祝红一脸语重心长的开导小郭,小郭看向楚哥,可他的楚哥现在却一脸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小郭自知大概没人会告诉他了便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座位。
       “什么?沈教授他答应了,老赵~可以啊你!”大庆第一次由衷地佩服赵云澜。
       “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有我出马解决不了的事么,”赵云澜觉得昨晚很值,“行了,通知大家,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怎么引蛇出洞。”
       “老大,我调查过了,最近几天都没有人结婚,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啊。”
       “哟呵~不错啊林静,你小子总算做出点贡献了。”
       “嘿嘿~那老大,我们具体应该怎么做啊?!”
       “既然做我们就全套做齐,祝红你就当新娘的好姐妹寸步不离的陪着新娘,记住,是寸步不离!小郭演新娘的弟弟,老楚和林静原地待命,死猫我有其他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等下跟我过来,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
       “那赵处你扮演什么啊?”
       “我?!当然是新郎啊”
       “那新娘谁来演啊?”
       “你这不是废话么,当然是沈教授啊!”
       众人:???
      “赵处你是不是把脑子给磕了啊,那可是黑袍使大人啊!”特调处的众人纷纷想小郭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小郭!好样的!完全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嘿~你信不信我抽你啊!那是人家沈教授舍不得我去冒险,迫于无奈才答应的,你不学习他这种为了革命而献身的精神反而还在质疑我,等这件事结束了写一万字的检讨给我,少一个字扣一百,听到没?”
      “听到了,对不起,赵处。”
      “不是,老大你这也太狠了,小郭他......”
      “谁要给他求情,一起罚,顺带扣半个月工资。”
明明刚刚还想给他求情的众人,现在却是一副:小郭,你自求多福吧,我们救不了你了,小郭感到了世态炎凉。
      “老赵,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
      “诶~问的好,择日不如撞日就明晚。”
      “啊~这么匆忙,那我们今天干嘛?”
      “拍婚纱照啊,结婚怎么能没婚纱照啊,”众人内心os:赵云澜你这是在黑袍使生气的边缘大鹏展翅啊。
      “赵处,您的快递!”
      “谢了,老李,你去忙吧。”赵云澜从老李那里接过快递递给祝红,“你和汪徵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怎么穿,等一下沈教授就过来了。”
      “婚纱?!”
      “对啊”赵云澜摊摊手表示这很正常,祝红和汪徵表示这种危及生命的重活她们不想接。
      “你们看,说曹操曹操就到,沈教授,你来了呀,快去换衣服吧”
      “换衣服?什么衣服?”
      “婚纱啊,新娘当然要穿婚纱了,”赵云澜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明显感觉特调处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个度。
      “赵云澜,你不要太过分了”沈巍生气了,但赵云澜根本没在怕的,就算他再生气没有睡一觉哄不好的事,实在不行那就睡两觉,“巍巍啊,小巍,你说我们既然要做当然要做全套了,不然怎么骗过对方,犯人既然专挑准新娘下手那他就一定是个老手了,肯定是不好糊弄的呀!”面对赵云澜一本正经的说辞,沈巍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那行吧,我穿。”
       “那......你能不能变回长发的样子啊~”
       “赵云澜,你不要太过分了!”
       特调处的众人看出来了他们的老大赵云澜真的是不怕死。
       虽然很不情愿,沈巍最后还是想赵云澜妥协了,当沈巍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天啊!这是什么美人!居然比女人还好看。”
赵云澜乐呵呵的跑过去,伸手把沈巍搂到怀里,“把你们的眼光收收,我的!”赵云澜觉得沈巍给他长足了面子。
       “老大,我们去哪里拍婚纱照啊?”
       “那还用说,就去受害者出现的地方啊,不然怎么让犯人注意到我们。”
       经过一番折腾,总算拍好了婚纱照,陪同拍照的祝红和林静觉得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他们早就被沈教授杀死千万次了,“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 把照片洗出来,我和沈巍的房间里都要挂,祝红你先回去休息吧,林静这是沈教授房子的钥匙,你喊上小郭和老楚把沈教授的屋子稍微布置下,营造出结婚的气氛,明天我要去检查的,巍巍要委屈你到犯人出来为止都要保持长发女装的造型了,好了,解散吧。”得到可以离开的指令,祝红和林静一溜烟就没影了,“嘿~你说他两怎么跑这么快,要是平常追捕犯人也能有这么快那我做梦都要笑醒。”赵云澜回过头就看到自家沈美人一脸和善的微笑看着自己,完了!赵云澜心想看来明天又是腰痛的一天了。
      当第二天赵云澜扶着腰出现在特调处的时候,大家都当做没看到一样自顾自的做着事,没事的也给自己找事做,“赵处,你的腰还没好呀?”趁着赵云澜还没发飙,老楚一把将小郭捞走消失在众人面前。
      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家都在等待黑夜的到来。
     “红姐,你说犯人真的会出现吗?我总觉得不靠谱。”
     “嘘!闭嘴!既然是老赵的命令我们只要按照吩咐执行就好了,他肯定有他的道理”祝红眼睛看了一下端坐在那里的沈教授,示意小郭闭嘴。
      “你们不必拘束,就按平常来就好了,我既然答应了赵云澜定是不会反悔的。”
       得到沈巍的肯定,小郭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般,“沈教授,你就没怀疑过赵处的决策吗?”
      “就跟祝红说的一样,他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按着他说的来就好了。”
      得到沈巍的答复后,小郭便乖乖的坐到了一边,大家都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当沈巍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郭和祝红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不好。”沈巍发现了事态的不对,一股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蔓延来了,接下来的沈巍就不知道了,隐约之中沈巍感觉自己被人扛着处于高度移动着,他尝试着睁开眼看清犯人,但他感觉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一样怎么都睁不开,他知道自己无计可施了,只能祈祷赵云澜早点发现他们这边出问题了。
       “祝红!小郭!醒醒!快醒醒!”
       “不行,完全叫不醒。”
       “喂!林静!沈巍不见了,你快点找出定位发给我。”
       “好的,老大。”林静在沈巍的衣服里偷偷放了个跟踪器,当然他本人是不知情的,“找到了,在龙城大学。”
       “老楚你留下来照顾小郭和祝红,林静你和我一起去龙城大学,校门口见。”赵云澜交代完便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了,他有预感这次要面对的东西可能要比以往都要棘手。
       “林静,这儿~”赵云澜看到林静便招手示意他过来,“能找到沈巍他的具体位置吗?”
      “在东校区。”
      “我们快过去。”
      “好。”
      虽说现在是暑假期间,但这也未免太冷清了,连虫叫声都没有,“老大,这也太安静了吧,”科学家的直觉告诉林静这里绝对有问题。
       “嘘~别说话,我们离沈巍还有多远?”
       “这上面显示就在这附近啊~”
       “我说你着玩意儿行不行啊到底,不要每次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啊!算了,我还是靠我自己吧!”赵云澜虽然知道林静的发明很不着调但没想到居然这么不着调。
       “唉~老大,等等我啊!”
      喵~
      “死猫,你终于来了,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副处!啊~原来老大你早就猜到犯人下一个动手的地点了,厉害!”林静恍然大悟。
      “清楚了,果然是地星人搞得鬼,而且这个人的能力是制造幻境,但是她的能力有限每次只能在固定的地点制造出具有一定时效的幻境。”
      “这么说来我们现在也是处于她的幻境中啰!”
      “没错”
      “那我们怎样才能出去啊?!”
      “不知道啊,只能等它自己失效了。”
       赵云澜觉得他现在想杀猫,“诶?!不是,你连这都没 搞清楚还敢跟我说你调查清楚了?!”
       “对啊,已经够清楚了呀,老赵,你不要强猫所难呀~”大庆坚定的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
       “老大!老大!你冷静一下!不要和猫一般见识!”
       “你还好意思替他求情,一个两个的总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我看你们是想气死我!”
       “诶~不敢不敢,气死你了谁给我们发工资啊!”大庆   觉得林静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有骨气!
      “你!!!”赵云澜懒得跟这帮人一般见识,自己去摸索怎么消除幻境了。
      另一边,沈巍虽然中了招但现在也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你!你怎么会醒过来?不可能,你明明也吸入了,难道你是地星人?”
     沈巍看清绑架自己的人的长相,“是啊,我是地星人。”
      “你是男的?!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我不穿成这样怎么把你引出来。”沈巍觉得自己的药效已经完全没有了,便幻化回黑袍使的装束。
      “你?你是黑袍使,黑袍大人饶命啊!”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那些女孩?”
      “因为我嫉妒她们,凭什么她们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看到她们幸福的模样我就觉得恶心,所以她们必须死!”
       “这就是你杀害她们的理由?!”
       “没错,我不后悔,她们该死!”
       “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杀害无辜的人,还不知悔改,跟我回地星领罚吧。”
      呱~呱~
      “老大你听,青蛙的叫声!”
      “青蛙的叫声有什么稀奇的,现在重要的是……等等,青蛙叫,这么说幻境解除了?!”
      “嗯哪~”
      “那还不快走,去找沈巍”
      两人一猫赶到的时候,黑袍使正要将犯人送回地星。
      “哟~黑老哥,这就要走了,不解释解释?!”
      “你们先回特调处,待我将她送回地星后我再回去与你们详说。”说罢便带着犯人一同消失了。
      “老赵,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回去呗,没听人家黑袍大人说让我们先回特调处等着。”
       当赵云澜他们回到特调处的时候,沈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小郭和祝红也都醒过来了。
      “赵处,你们回来了,案子解决了吗?”
      “解决了,当然解决了,是吧,黑老哥!”
      沈巍点了点头,之后便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知了众人。
       “所以,她只是因为嫉妒就杀死了那些人?”
       “对,虽然其情可原,但其罪不可殊,她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至于她用来杀人的工具,是地星特质的一种药,是用来助眠的,但用在海星人身上则可致死。”
      “祝红是亚兽人还能理解,那小郭怎么没事,他也是海星人啊?!”林静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命大呗!行了,既然案件已经解决就该干嘛干嘛去吧,别老聚着了”赵云澜将众人挥散后便拉着沈巍去了办公室。
     “赵云澜,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啊,怎么会?我怎么敢瞒黑袍使。”
     “赵云澜!”沈巍的眸色很深,像是让人永远无法触及的黑,赵云澜知道若是自己再不说实话,这大概又会成为沈巍的一个心结。
     “没事,我就是在想我们和其他普通的恋人不一样,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那么对你而言,我究竟是你什么身份陪在你身边的?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当然了,我说这些也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我就是想确认一下……”赵云澜越说声音越小,他害怕了,他害怕从沈巍口中听到他不想听的答案,他怕一旦说破他们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沈巍没想到他会考虑这个问题,看着面前人逐渐低落的情绪,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将他轻轻拥入怀中,“你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家人,是我一生最爱的人。”
      赵云澜觉得现在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沈巍能对他这么说,他真的很感动,“那我们结婚吧。”
     “好,都听你的。”

评论(33)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