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桃

一觉醒来发现和自己老公互换灵魂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脑洞产物,剧版镇魂设定
◆灵魂转换梗
◆小甜饼
      赵云澜一向认为天底下是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他的,天大的事他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这么自命不凡的他现在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的问题,他和沈巍互换灵魂了,看着活生生的自己,虽说这种体验不常有,但他现在心里还是想骂一万遍nmp。
      “云澜~我…”
      “停!虽然我知道你是沈巍,但是看着自己叫自己云澜,我真的瘆得慌!”
      “那我怎么喊你?”
      “你就叫我…不对!这不是重点,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会互换灵魂?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正常!”
       沈巍觉得赵云澜说的很有道理,“昨天我们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所以首先排除问题出在我们俩身上的可能;其次,昨天我们身边除了特调处的成员,我们并没和其他人接触过,如果说有地星人要害我们的话必定会露出马脚我不可能察觉不到,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有可能是我们身边的人懂得手脚?”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可能还会有其他原因,这种事之前都没有发生过,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我需要去调查一下。”
     “行,不过要是最后发现是那帮兔崽子搞的鬼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么都不要轻举妄动,这件事目前只有我们俩知道,切记不可伸张。”
     “既然这样,那在我们还回去之前,只能互相扮演对方了。”知道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解决了的赵云澜干脆接受了这个严峻的事实,“不过,你还别说,虽然我每天都在照镜子但是看到活生生的自己果然还是和镜子里的感觉不一样,当然帅还是一样帅!”
      沈巍觉得赵云澜这个人真的太乐观了,在他眼里估计就没什么事是大事,因为知道他的为人也懒得去吐槽,“我等下和学校请个假,事情没有解决前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
      赵云澜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喜该悲,喜的是能和沈巍有更多的相处时间,悲的是因为沈巍在他旁边说明他有很多东西都吃不了了,依照沈巍的性格,他绝对不允许他碰那些生冷刺激的食物的,但是跟自家媳妇比,那些都无所谓了。
      既然决定了要扮演对方,那就要认真对待,虽然说对方的性格习惯自己都了解,但是真正的要变成对方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赵云澜担心沈巍表现不出自己的活泼开朗,沈巍担心赵云澜半路放飞自我,两人心照不宣的换完衣服拿着钥匙出了门。
      “小巍…”
      “云澜…”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赵云澜叹了一口气,真伪在想什么他会不知道吗!“小巍,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我们随机应变呗,会解决的,就算不解决也没关系,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绝对不会分开。”
       赵云澜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沈巍稍微放松了下自己紧绷的神经,“所以…”
       “所以?”
       “我今天应该怎么喊你?”
       “。。。”赵云澜觉得自家媳妇什么都好,就是太死脑筋了,“我们不是说好要互相扮演对方吗,我平常怎么喊你你就怎么喊我呗!”
       “好。”
       两人从住处慢慢悠悠的晃进了特调处。
       “赵处,沈教授,早!”
       “早!”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完后便火速进了办公室,被留在原地的汪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管他呢,她的下班时间到了。
      进了办公室,赵云澜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而沈巍则习惯性的坐在了赵云澜对面的位置,“巍巍啊,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
      “没有啊,只是打招呼而已,汪徴应该察觉不了。”显然,沈巍并没有了解赵云澜说的是啥。
       赵云澜放弃了让他自己领悟,“位置!你不觉得我们做的位置应该换一下吗?”经过赵云澜的提点,沈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哦!他现在是赵云澜!赵云澜看着自家媳妇的表情不禁失笑,太可爱了,他就喜欢他这种小地方,大概就是世人所说的反差萌,两人迅速换了位置,“我一会儿去图书馆看看有没有书籍记录我们现在的这种情况,要是有人来找我就麻烦沈教授你应对一下了。”
        “好。”得到沈巍的回答后赵云澜就去了图书室,办公室里只剩下沈巍一个人,“赵云澜他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会干什么?”沈巍不禁陷入了沉思。
       “老赵我跟你说……”大庆冲进赵云澜的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老赵正正襟危坐的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发呆。
       “怎么了?”
       大庆觉得自己的喵生受到了冲击,平常那个吊儿郎当的赵云澜居然坐的这么端正,而且他不敲门直接冲进办公室居然没被骂,要是搁平常他早被扔出去了,而今天他不仅没挨骂还被询问发生什么了,“一定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重来一次!”
       沈巍看着大庆自言自语的退了出了,他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干嘛结果就看到大庆又冲了进来,“老赵,大事不好了!”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老赵,你怎么不骂我?”
      “我干嘛要骂你?”沈巍一脸懵逼。
      “不是,我没敲门直接冲进来了也!”
      “对啊,我看到了呀!”
      “那你为什么不骂我?你骂我呀!”
       沈巍:。。。不过,他也算是明白了,看来平常这种情况赵云澜都会骂他。“这次就算了,刚刚你说大事不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大庆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老赵,你是不是病了?”
沈巍觉得如果自己不成为赵云澜,怕是无法从大庆嘴里得知大事是什么了,便努力回想了下赵云澜训大庆的样子,“嘿~死猫!你是不是犯贱,非得让我骂你!”
       “对,这才像你!”
       沈巍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哪副表情,便直接岔开了话题,“你说的大事究竟是什么事?”
      “哦,对哦!我是为了这事来找你的,我跟你说我们特调处进贼了!”
      “进贼?”那那个贼会不会和他和赵云澜突然调换灵魂有关,不管怎样都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总之得先问出线索,“为什么这么说?”
      “我桌上的小鱼干不见了!”当大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巍就知道他错了,他不应该寄希望于一只猫的,“你的小鱼干没有不见,昨天我和赵…沈巍给你搁冰箱里了”沈巍觉得心好累。
      “这样子啊,那我就不打扰你发呆了,你继续。”知道自己的小鱼干没丢,大庆觉得自己的脚步都轻盈了许多,“哦,对了!”
      “还有什么事吗?”
      “我今晚不回来了,不用给我留窗了。”
      “哦。”沈巍觉得赵云澜对大庆那么凶是有理由的。
大庆前脚刚走,赵云澜就回来了,“怎么样?有发现吗?”
      赵云澜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这下只能听天由命啰!”说完便坐在了沈巍对面的位置上,还顺便把脚搁在了桌子上。
       叩叩----
       “进来。”
       “赵处,这是你让我整理的…报告。”小郭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一向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沈教授居然把脚架在了桌子上,而他们的赵处反而坐姿端正,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小郭努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发现现实并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疯球了吗?
       看着小郭的表现,再看看对方,两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赵云澜连忙将脚放了下来,端正坐好,并示意沈巍赶紧把这场景圆回来,身为表示心里苦,这让他怎么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小郭,怎么了?看到沈教授这么坐很有视觉冲击力吗?”
       “呵呵,有一点。”这哪是有一点啊,明明就非常有冲击力,他差点就要以为这个世界疯了好吧。“赵处,你和沈教授在是在玩什么吗?”
       赵云澜心想太好了!这小子以为他和沈巍在闹着玩,既然这样,就能顺着这个思路去忽悠他了,“哦,云澜说让我也感受下他平常坐姿有多舒服,既然你们不习惯,那我以后还是按我自己来好了。”
       “别呀!沈教授,我跟你说这种坐姿真的超级舒服的,你多试试就能感受出来了,”沈巍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转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小郭。
        小郭觉得自己又坏事了,赶忙将报告放下,在赵云澜还没骂他前溜出了办公室。小郭走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幸好进来的是小郭,要是是祝红林静他们,就没这么好忽悠了。”赵云澜说罢又想把脚往桌子上抬,沈巍瞪了他一眼,“相同的事你还想再来一次吗?”赵云澜嘿嘿一笑立马端正了坐姿。
        虽说两人都心知肚明自己是在对方身体里,但看着自己的脸还是觉得别扭,“老是这么待着也不是个事儿,要不我们出去逛逛,这样还能避开特调处众人的眼光。”
       “行。”
       说罢,两人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特调处。
      “小郭,发什么呆呢?”
      “呀!红姐,你腿变回来了呀!我就觉得赵处和沈教授有点奇怪!他俩跟换了个人一样”
      “换人?他俩怎么了?”
      “就是我刚刚去交报告,结果看到沈教授是平时赵处的坐姿,赵处是沈教授平常的坐姿,要不是沈教授说赵处跟他闹着玩,我还以为我出现幻觉了。”
      “你还别说,我也觉得老赵今天有点奇怪,我没敲门直接冲进办公室他居然没骂我,之后我喊他骂我他才骂我。”大庆嘴里叼着小鱼干含糊不清的说。
       祝红则表示你这是什么猫病?非得喊人骂你,“他俩在搞什么鬼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说不定这也是他俩之间的情趣呢,你们别跟着瞎操心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沈巍和赵云澜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瞎逛,“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我们去吃吧!”赵云澜满脸期待的看着沈巍,搁平常沈巍可能心一软就答应了,但现在赵云澜顶着他的脸跟他撒娇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他甚至觉得有点反感,推开赵云澜靠过来的脸冷冷的说道,“不行!你胃刚好一点,这个会刺激到它!”
       赵云澜自知是吃不了了,便也不在多说什么,两人肩并肩沉默的往前走着。
       “云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当然记得啊”沈巍冷不丁的开口把赵云澜吓一跳,“当时我带着小郭大庆去你学校办案,然后就遇见你了。”
       “对,我没想到自己当时会遇到你,我以为……”
       “以为什么呀以为!就算当时不遇见,之后我们也一定会见面的,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我们终究都会见面的。”赵云澜知道沈巍要说什么,他知道他想说他以为自己永远只能做个旁观者默默地守护他一辈子甚至更久,“沈巍,未来我一直都在,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请相信我,相信自己,我们值得幸福。”
       “云澜~谢谢你!”他找了他一万年,还好他终于找到他了,他不是富有天下名山大川的昆仑,是只属于他沈巍一个人的赵云澜,这一万年,值得!
       “唉~我们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换回去,话说,沈教授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星期五啊,怎么了?”
       “不是我说,沈教授你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啊,你这话我真没法接。”赵云澜虽知道沈巍这个人和无趣,他也没期待他能知道今天是七夕,但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生气,这可是终归传统的情人节啊,他居然不知道,太过分了。
       噗嗤~
      “???”
      “好了,我不逗你了,今天是七夕嘛,我知道的。”
      “好啊,沈巍,你现在都学会唬我了,太过分了,我还以为…还以为…”赵云澜越说越委屈,不禁红了眼眶,“唔---”话还没说完,沈巍便吻上了赵云澜的唇。
      “云澜,我爱你!”
       一番热吻后,赵云澜推开沈巍,“沈教授,厉害了啊!虽说我们现在交换了灵魂,但看着自己的脸你还能这么大胆的吻下来,你不会其实是个自恋狂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沈巍被调戏的面红耳赤,赵云澜真的很欠收拾,这是沈巍现在心里想的。
       嘭----绚烂的烟花在天空怦然绽放,映入眼帘的烟花让两人一下子失了神,夏天还没有结束啊!
        “咦?!换回来了!”率先反应过来的是赵云澜,“太好了!小巍,我们换回来了!”烟花的火光映照这赵云澜的笑脸,沈巍觉得再美的烟火都不及他。
       “对啊!太好了!”
       赵云澜闭上了眼睛,然而等了半天对方都没动静,睁眼就看到沈巍正一脸纯真无害的看着他,果然,情趣什么的他家沈教授是不可能有的,“走吧,回家!”说罢便气鼓鼓的离开了。
       “云澜,等等我!”沈巍快步追了上去,“云澜,你是不是生气了? ”
       “没有!”
      看着对方气鼓鼓的样子,沈巍觉得虽然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但真的太可爱了,不过究竟为什么会生气呀?刚刚不还好好的么?
      “云澜~”前面的赵云澜突然停下脚步,沈巍也停了下来,“云澜,我哪儿做的不好你跟我说,我改!”
      “我不是跟你说过小澜孩闭上眼睛就是要你亲他吗?”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迅速低下了头。
      沈巍不禁失笑,原来他在气这个,连生气的理由都这么可爱,他真的是捡到宝了,自己的宝贝得自己来哄。
      “闭眼!”
-Fin-

评论

热度(22)